春风拂面、慢牛已经启航

云南迈隆投资有限公司   2019-12-26 本文章11阅读


云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云南迈隆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总监  刘锡标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2019年行情即将收官,从整年的表现来看,我国股市走出探底回升的态势,呈现百花盛开的初春景象,深圳股市牛冠全球,与前几年熊霸天下,形成了较大的反差。去年底我在本报的署名文章《A股准备迎接又一次历史机遇》分析了2018年的股市状况,旗帜鲜明地对2019年股市提出:市场将走出前低后高的走势、本轮熊市的转折点将大概率出现在大家绝望的上半年、每次大跌都是长线投资者逢低吸纳的机会。上述论点都在今年的市场得到了应证,上证综合指数的最低点出现在1月4日的2440点,这个点位有望成为股市牛熊转折点。截至2019年12月20日,上证综合指数涨幅为20%、中小板指数涨幅为38%、深圳成分指数和创业板指数涨幅为41%。如果我用一个词来描述和预测行情,2019年是“转折”,2020年将开启慢牛“主升浪”。


一、2019年市场特点综述

今年股市出现了几个对后市产生深远影响的特点:

第一、高价股和低价股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背离走势。一边是一批百元高价股走势强劲,领头羊贵州茅台“飞天”冲上1000元并叠创新高,而另外一边是2元以下的低价股走势疲软,频频出现“入地”跌破1元并惨遭退市。两种景象相映成趣并同时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热点话题,今年可以称为是一个真正的价值投资年。


第二、境外资金疯狂的“买买买”模式和境内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卖卖卖”模式形成尖锐对立,让投资者对市场是牛还是熊的判断产生了迷茫。在我看来,表面上的行为对立,未必反映出他们对A股估值的判断。境外资金的买入既有指数基金被动配置的强制性要求,也有资产在世界各市场配置的主观选择。同样,大股东和高管的卖出既有因为规避减持监管主动调整持仓的原因,也有因为个体资金需求甚至是质押平仓的无奈选择,不能据此简单判断他们对市场未来的看法。随着国际三大指数(MSCI、富时罗素、标普指数)争相纳入A股以及QFII/RQFII额度的取消,境外资金持续流入,成功抄了A股一个“历史大底”,今年是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红利的初始年。


第三、以往炒差、炒新、炒小的风格发生突变。首先,炒作垃圾股的风气得到相当程度的扭转,受到退市制度和科创板注册制的双重影响,垃圾股退市的风险加大,st和准st股成为了最不待见的群体,全年退市公司数量达到18家创历史最高记录。注册制使得公司“借壳”上市的价值大打折扣,预期这种风格的转变还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延续;其次,源源不断发行的新股也降低了市场炒新的热情,次新股在解禁期满之后受到的冲击也给炒作次新股带来压力,临近解禁往往形成投资一个避之不及的“雷区”;过去炒做小盘股的一个题材——高送转,现在变得不符合新的潮流,严监管下炒家操纵股价违法违规成本越来越高。另外一方面,小盘股流动性差的劣势,在成交清淡的熊市末端和牛市初期尤为突出,导致进出困难的小市值股被流动性较好的大市值股所替代。但在市场流动性得到改善后,偏好小市值绩优个股的炒作之风依然会在再度回归,今年是市场炒作的风格转换年。


第四、“黑天鹅”事件愈演愈烈,让投资者防不胜防。上市公司业绩造假、重大违法违规行为、上市公司债务违约、大股东和高管各类违法违规事件频频暴雷。这虽是偶然,但也存必然,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的释放和高标准信息披露下的严监管,纸再也包不住火,过去可以掩盖的一些不良行为难以继续隐瞒,该来的总会到,正如上年末很多上市公司商誉减值计提一样。我乐观地相信今年诸多“黑天鹅”给前进道路扫清地雷,今年是股市的排雷年。


二、2020年行情的展望与逻辑

我分别从资金面、技术面和政策面对对明年市场的运行环境做一些判断:

首先,是资金面分析。先看境外资金的情况,今年流入A股主要通过“陆股通”和“QFII/RQFII”两个渠道,截至今年第三季度,境外资金持有A股市值已接近1.8万亿,超过私募的1万亿,超过保险+社保的1.5万亿,超过券商资管的1.7万亿,无限接近公募的2.1万亿权益规模。参考目前日本和我国台湾股市外资占总市值的比例是30%和40%,而我们占比大约只有3%的现实,小荷才露尖尖角——境外资金流入的空间还非常广阔;再看境内资金环境,国内家庭资产配置中房地产和股票之比大约是10:1,美国和欧盟则是1:1。所以房地产市场的资金溢出非常值得期待,国内家庭投资比例过于失衡,难免存在一定的投资风险,未来更应该注重资产重新配置,尤其是资产均衡配置的投资策略是实现资产稳步增值的有效策略,可以预期我国庞大的房地产市场资金溢出,必将缓慢且长期改变股市的生态。此外,P2P和很多以往的理财渠道风险的不断暴露,完全可以期待其中的部分资金进入股市。很多投资者认为市场缺乏资金,我却认为,市场永远不缺资金,缺乏的只是信心特别是赚钱效应!当市场亏钱效应逐步消失,趋利避害的本性自然会吸引各路资金的加盟,这一个过程将在2020年得到不断的强化。


其次,是市场走势的技术判断。我不妨用大家常用的上证综合指数进行分析,把2015年高点5178点到2638点的下跌当熊市的A浪下跌,而从2638点到3587点(2018年)定性为为B浪反弹,C浪杀跌则从3587点到今年的2440点完成。按这个划分,那么2440点到3288点可以算作牛市的第一浪,明年则有很大的机会突破今年的高点3288点开启牛市的主升浪!请注意,从今年四月份3288点开始持续到年底的横盘可以当成主升浪前的调整,在横盘中品味一些市场信号,就可以显著区分本次调整与2015年至2018年间的熊市存在明显的差异:一是市场不再出现杀伤力极强的“千股跌停”式的股灾;二是创业板为代表的科技创新类股票已经明显走强于主板,显示市场心态从稳健防守转向为主动进攻,这是牛市必不可少的心态;三是市场久盘不跌表现出极强的韧性,拒绝再创新低;四是强势的创业板指数已摆脱了上证综合指数横盘的约束,再度向上突破创出年内新高。种种迹象不得不使我把2019年与2013年的走势产生的类比,市场往往在不经意间重演历史。牛市已在路上,主升浪即将开启!


再者,是股市政策研判。调整股票市场投资者结构、推动发展机构投资者是证监会一直以来的一个改革战略方针,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吸引境内外机构投资者参与,诸如进一步开放股指期货、增加期权品种、减少上市公司停牌等制度安排,一系列的举措在金融开放的背景下起到很好的效果。美国股市散户投资者的比重从90%降到6%的发展轨迹一定会在中国重复,这是扭转中国股市“牛短熊长”特点的投资者结构保障,也是大家听到的“去散户”化,普通投资者很难面对越来越复杂的市场,通过基金等各类专业的机构间接投资将成为时尚,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才是社会发展进步的表现,A股的机构化在不可逆转的加速;明年货币政策在稳定经济和缩小中外利差的大环境下,还有降准和降息释放流动性的政策空间;注册制在科创板试点成功之后,明年将在深圳创业板再试点,以便在整个市场全面实施,同时配套的退市制度也将常态化,对此投资者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调整好心态积极主动地适应资本市场的制度改革。退市制度还会导致上市公司高送转比例减少,股票价格的高低落差的结构改变还将持续,在我看来,贵州茅台向上拓展了股票价格的运行空间,对未来的牛市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股价突破1000元是股市里程碑式的事件。


最后,是市场风格的猜想。第一,境外资金已经成为引领未来潮流的绝对主力,成熟市场的很多投资理念一定会在市场中刻下烙印,比如长期投资、价值投资、慢牛节奏等等,但是,浸淫多年的境内资金肯定不甘寂寞,题材股、小盘股的炒作也会随时爆发。预计境外资金搭台、境内资金唱戏的分庭抗礼格局将在明年演绎,后知后觉的境内资金有机会接力炒作中小盘股票,中小盘股绩优股有机会在创业板的带领下开启另外一个春天。第二,经济转型和消费升级的经济背景下,投资热点围绕“科技+成长”两条主线仍然会继续引领市场。以5G为代表的“泛科技”板块是确定的主流热点之一,今年的半导体行情仅仅是庞大的5G产业一个子链的预演,明年才会见到真正高潮。第三,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新股发行常态化和中美贸易摩擦等制约因素依然存在,需要投资者放弃疯牛的幻想,慢牛的格局是市场参与各方博弈的最佳结果。第四,严格的退市制度还会不断有“黑天鹅”飞出,特别是明年第一季度还将是一个高发时间段,投资者需要保持高度的警惕,远离有退市风险的股票、和垃圾股保持一定的距离、拥抱成长股将是未来市场的生存法则。


总而言之,2020年的A股市场估计还会延续2019年很多特征,市场总体格局是慢牛行情,即稳中有涨、涨幅有限,但年度涨幅却有望超过今年。我把本轮行情定性为“金融对外开放牛”,境外资金不在于短期的得失,敢于在市场低位义无反顾地买入,给大家上了一堂生动的投资课,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投资者一定能分享到我国金融对外全面开放的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