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会输钱,为什么还是忍不住去赌场?

冯仑   2016-12-27 本文章39阅读

我是冯仑,我被晓波拉进“大头帮”,我想用“浅入深出”“似非而是”的方式,聊风马牛不相及之事,与你一起酒后听段子,行走看世界。点击阅读专栏《每个人都说它艳俗,但很少有人不被它吸引》


文/冯仑


据说美国有一个大学教授喜欢赌钱,数学系的,知道自己赢不了,所以每次只带100美元,输光走人。同事笑他,你难道不是最清楚人赢不了机器吗?他回答说,我享受输钱的过程。


是什么让人明知会输,还义无反顾?上次给大家介绍了迷人艳俗的赌场建筑,这次给大家讲讲这些赌场里面的风光。

 

望一眼便知,有钱人的天堂,各种娱乐设施一应俱全,酒店、饭店、商场、超市、会议中心、游泳池、高尔夫球场、保龄球场、剧院、电影院、动物园、植物园、海底世界、婚礼教堂等等等等。

 

因为无所不包,酒店体积也相当之大,比如 Palazzo 酒店,建筑面积比五角大楼还大。




上次我们提到,所有的赌场,都和酒店是一体的。在这里要注意一个细节,比如在 Palazzzo,登记入住后,必须穿过赌场才能到达客房电梯。这绝佳诠释了老板的用心,酒店之大,娱乐项目之全,赌厅才是核心,赌厅的空间、布局、装饰,才是一幢酒店的精华所在。


先上图。




可能你会有些失望,怎么黑咕隆咚的?而且都长得差不多——这就对了。也许你还觉得有些局促,天花板低得略显压抑——全对。

 

 赌场法则第 2 条:在赌场入口处放老虎机比空旷的大厅好。

 赌场法则第 4 条:迷宫般的布局比开阔的长廊好。

㊎ 赌场法则第 8 条:天花板低比天花板高好。

 赌场法则第 9 条:用老虎机本身做装饰就比其他东西都好。

㊎ 赌场法则第 10 条:常规的设计比花里胡哨的好。

 赌场法则第 11 条:能够突出赌博机器的地板比铺黄色砖头好。

 


这些法则都是一个叫弗里德曼( Bill Friedman )的人制定的。这人最早自己就是赌鬼,无奈赌运不佳,越赌越输,到 1960 年代,他痛苦而清晰地意识到,靠赌博这辈子是无法翻本了,“要么继续赌,要么好好活着,只能选一条路了”。

 

不过作为久经沙场的赌棍,即使离开赌桌,他还是可以发挥些余热。弗里德曼善于观察,对各种赌场的经营和管理一直颇微词,所谓赌场失意,商场得意,他很快变废为宝,去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教课去了,他开设了最早的赌场管理课程。

 

顺带提一句,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全美排名500开外(福布斯全美大学榜),但因为靠近拉斯维加斯,该校酒店管理专业到是美国最顶尖的酒店专业。

 

这个拿着小手枪、假装自己是黑帮的人就是弗里德曼。

 


同时,他还接管了两家惨淡经营的赌场,Castaways 以及 Silver Slipper。面对其他的生意红火的赌场,弗里德曼学术潜质得到激发,“我就想搞清楚,为啥没人来我的地方”。他跑遍了所有拉斯维加斯最火爆的赌场,把它们的共同点都列出来,然后准备袭。

 

Silver Slipper 酒店。

 


但他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写成了 632 页的教科书《设计制胜》(Designing Casinos to Dominate the Competition),并列出了 13 条黄金法则。比如,他坚信,一进入酒店大门,10 步之内要必见老虎机,因为“你必须一开始就攫住他们,然后,你要让他们很难脱身”

 

他在书里各种深奥分析,反正总能把各种赚钱的情况归结到他总结的装修法则上去。更重要的是,在实践中,它们好像真的有效,弗里德曼经营的两家酒店都逐渐扭亏为盈,上位到拉斯维加斯每平方英尺最高盈利的赌场之列。

 

后来老板都被折服了,把弗里德曼奉为大神。赌徒似乎也安于现状,在各种专为给他们下套的地方玩得不亦乐乎。



在完全符合弗里德曼的法则的赌场内,顾客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更不知几时几分。时间是无限的,因为不分昼夜,光线同样昏暗,空间也是无限的,因为光源故意模糊了边界,而不是塑造空间。



时光飞逝,到了 1970 年代,如上篇文章所提,拉斯维加斯变得套路了,游客人数下降,于是出现了梦幻酒店。当时人们觉得赌厅也该变变了,“所有的赌厅都像是一个施工队整出来的”。但梦幻酒店基本还没走出弗里德曼的阴影。

 

有一个小伙,托马斯(Roger Thomas)不服很久了,他一直在酝酿自己的想法。他的理论是,“传统的空间样式不再有效了,人们不愿意在自己晕头转向、不知所措的情况下花钱”。

 

而且,“人的心情会映射赌厅的空间,空间若雄壮,赌徒也觉得激情澎湃,空间若奢华,赌徒也会产生自己富可敌国的幻觉,谁不喜欢那种有钱的感觉?”

 

下面这就是已经满头华发的托马斯。



托马斯很快说服了一个老板,斯蒂芬·永利,两人决定大干一场。永利就是传奇酒店的老板,砸钱 6 亿美金救拉斯维加斯于水火,因此也被称为“拉斯维加斯之父”。永利有钱,决定新建一个酒店,就让托马斯负责室内设计。


在这里,托马斯设计的赌场一切都和弗里德曼相反。


弗里德曼,要求空间要不断地分割成小空间,布局如迷宫,严禁开敞的谷仓式赌厅;托马斯不仅空间开敞,还用金色丝绸装饰墙面,站在任何地方,赌场空间一览无余。


两种赌场空间对比。




弗里德曼要求大厅门口要放老虎机;托马斯坚决不放,而是安置了美国现代玻璃艺术家戴尔·奇胡利的玻璃雕塑,而且四处放了很多植物和鲜花。




抬头。




弗里德曼拒绝钟表和任何室外光,让人忘记时间;托马斯不仅放了古典钟表,甚至还开了天窗。


弗里德曼认为老虎机本身就是最好的装饰,托马斯一丝不苟地严选了欧式家具。




注意,托马斯不像弗里德曼,后者跑了 81 家拉斯维加斯酒店做了详细调查,再运用大数据分析写出煌煌著作,托马斯只是一个心理学上小小的假设。为此,百乐宫花掉了 16 亿美金,光是买艺术品什么的就花了近 3 个亿。


结果是,百乐宫成了拉斯维加斯史上最赚钱的单体建筑。每间客房的消费额是拉斯维加斯平均水平的 4 倍。




之后永利喜欢托马斯喜欢得不得了,他集团下的所有新赌场全部委托马斯负责室内设计,永利直言不讳:“我 60% 的成功都靠托马斯。”


托马斯的秘诀之一是通过旅行寻找灵感,在设计空间时,他常常想的是凡尔赛宫的镜厅或是德国忘忧宫的大理石厅什么的。




永利酒店。




永利安可酒店。




永利澳门酒店。




如今,无数的社会学家、心理学家不断拿两种酒店做比较,结果都发现托马斯风格赌场更受欢迎。托马斯颇为骄傲的说,“我其实没什么目标群体,我只是打造了我自己喜欢的地方而已。”


这就是市场,有时候不是需求创造供给,而是供给创造需求,我们需要大胆地假设,小心的求证。